公司动态
返回

类人AI 50 Topics Part 7

作者: CEO 钱小一  2017-10-30
Topic37、类人AI人格

类人AI需要在和人类的沟通中积累对世界和对人类的了解。而人类愿意和AI沟通或是因为AI的服务,或是因为AI的陪伴。只有长期陪伴用户的AI才能足够了解用户,这是建立AI有效服务的基础。而实现AI的真实感是一切类型的长期陪伴的前提,没有人愿意和现有的即不理解自己说什么,也不理解人类说的什么的应答的机器进行正常沟通。综上,我们需要让AI拥有人格。

我们认为以下要素综合起来决定了一个AI的人格

A、类人AI的全局情绪倾向是怎样的。是容易愉悦还是容易抑郁,是否容易被惊吓感到恐惧,是否容易感到悲伤,是否容易愤怒……从这些情绪中回复的能力是怎样的。

B、类人AI会对什么感受形成渴望,这种渴望增长的速度如何,能形成多强的渴望。

C、类人AI对每种属性、每个对象的态度是怎样的,是喜好、敬畏还是厌恶、恐惧。

D、类人AI会希望或是不希望什么事情的发生,会对什么样的目标形成长期动机。因为长期动机会分解成短期目标,塑造AI的行为模式,这是AI人格的很重要的部分。

E、类人AI的同理心程度如何是冷漠还是有同情心。类人AI能够从回忆中引发多少当时的情绪;类人AI对于预期的事件能在多少程度上引发情绪的形成。

下面我们逐个讨论在我们的framework中我们如何创造这些维度的类人AI人格。



Topic38、全局情绪和指向性情绪

在讨论AI人格的创造之前我们需要讨论一下和人格形成有密切关系的两类情绪变量。

A全局情绪

全局情绪的改变有以下几个来源:

1、和其他个体相处过程中获得的全局情绪。比如和亲近的对象相处会感到愉悦,如果亲近的对象很强大会感觉到安全感;而有敌意的对象相处会产生焦虑感,如果敌意的对象很强大会产生恐惧感。相处过程中的受到的保护、攻击、赞扬、指责、命令、鼓励等行为都对全局情绪形成改变。

2、和全局情绪相关的感受。每个全局情绪本身也是一种感受,类人智能系统内部先天的逻辑蕴含了这种相关影响关系。比如痛觉会降低愉悦感的数值,全局情绪中的恐惧会降低安全感、愉悦感等正面全局情绪数值等等。

3、感受到渴望的感受创造满足感,渴望到了一定的程度创造焦虑感。也就是topico34中描述的感受到渴望的感受会降低渴望度,而转化为满足感;而渴望到一定程度,会创造焦虑感。

4、回忆一个事件。会产生一部分记忆中这个事件发生时候创造的全局情绪反应。

5、预期一个事件。根据这个事件能够创造的全局情绪变化(经验效用A)、能够带来的渴望的感受(经验效用B)、所意味的事件的好坏(衍生效用),综合而言也就是预期事件会根据其效用创造愉悦感或是降低愉悦感。且根据经验中这个事件带来的全局情绪创造部分的全局情绪。

B指向性情绪

指向性情绪变量支撑了很大比例的人格表征。人类是群居动物,群体的健康和强大直接决定了个体的基因的延续,所以在自然筛选中,个体繁衍并非是目标,而是群体繁衍。我们可以假设一类个体具有非常自私的基因,如果这个基因有利于自身基因的延续,而极大损害群体,群体就会在时间中被削弱,而这些个体基因保全的可能也会被削弱。所以自然筛选创造了群居动物的“社会伦理秩序”,这就是指向性情绪的由来。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问题就变得很简单,指向性情绪子系统必定会进化出两个功能:1、对对象的类别进行识别;2、决定对特定类别的对象要有怎样的行为倾向。这些类别包括:伙伴、长辈、配偶、子女、首领、敌人、强大的威胁……个体对这些对象类别显现出的行为倾向,在宏观上,就我们上面说的进化出的社会伦理秩序,它决定了一个群体存活的能力。在工程上,每个类别对应了一个指向想情绪变量,分别是:喜欢(友善)、敬、爱(配偶)、爱(子女)、敬(领袖)、畏惧……而每个指向性情绪变量会影响特定情境下的行为倾向。比如AB有很强的指向性情绪:爱(子女),就会在B受到威胁时产生保护A的倾向。对大部分对象我们会持有多种指向性情绪,就好像对象能够同时属于多个不同类别,而且这种指向性情绪会随时间变化。这就好比一个父亲能够同时是个长辈和一个朋友,也就是敬和友善能同时指向一个个体。

先天的伦理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指向性情绪的形成,这和伦理知识形成的预期有关,当A预期作为父亲的B总是会保护她的时候就会形成子女对父母的指向性情绪,而这个指向性情绪会增加在缺乏安全感时的跟随、依赖的行为倾向。归根结底指向情绪正是被这种“对方对自身在情境下的行为倾向的预期”所决定。预期,一方面如同前面所描述的可以来自于先天的伦理关系,最重要的当然是来自于过往相处的经历。

预期会在象征中发生衍生,在工程上这个机制可以直接建立在指向性情绪的变量上,这就是指向性情绪在象征中的传递。我们来梳理一下这种传递规则。

A垂直传导

也就是子类和母类之间指向性情绪变量的传导。

Conscious flow中出现了M51类型的节点,比如M51(菊花台c,周杰伦作品c)。那么子类指向性情绪会和母类的指向性情绪进行融合。具体而言:子类会把一部分的指向性情绪传给母类,比如你因为某种原因非常喜欢周杰伦的某一首歌时,就会使你对周杰伦的作品更加有好感;而母类也会把一部分的指向性情绪传给子类,比如你非常喜欢周杰伦的作品,这会贡献于你对周杰伦的任意一首歌的好感,哪怕那首歌不怎么样。

垂直传导不仅仅发生在有从属关系的对象之间。还会发生在事件之间,类人AI欣赏“帮助弱者”的事件,那么也就会欣赏“今天早上peter帮助老奶奶过马路”这样的事件,因为它从属于前者;会发生在属性之间。

这边有一点非常重要:如何确定每一类节点在垂直传导中被影响的程度。在现有的架构中:在传导过程中被影响的程度被节点的强度所决定。++和布朗运动的对比。

B水平传导

水平传导发生在M201M199组织的节点之间。

对于出现在conscious flow中的M201因果类型知识节点。系统会把结果节点的指向性情绪传导给原因节点。影响的程度和M201节点的确信度有关。确信度反应了原因有多少概率会导致结果。确信度越高则影响的程度越大。之前我们举过一个例子,买彩票可能导致中彩票,中彩票具有很高的衍生效用,但因为这个201节点概率太低,所以买彩票只能继承很少一部分衍生效用。

对于出现在conscious flow中的199类型的知识节点。指向性情绪会在其所链接节点之间进行传播。影响程度和这个199类型双向的确信程度有关。比如“A想要去超市”和“A喜欢去超市”具有199意味关系,“A要去超市”和“A需要去超市”也具有199意味关系。“A喜欢去超市”100%意味了“A想要去超市”,所以它能够完全继承“A想要去超市”的指向性情绪。但“A想要去超市”只有一定可能性意味着“A喜欢去超市”(另外一部分意味着“A需要去超市”),所以它只能基础一部分“A喜欢去超市”的指向性情绪。

C、从事件传导给对象

对于出现在concious flow中的事件节点。比如M231peterc,帮助c,老奶奶c,过马路c)。这个事件的指向性情绪会和事件主语对象的指向性情绪发生融合。具体而言,事件会把一部分的指向性情绪传给主语对象,比如类人AI因为某种原因非常欣赏M231peterc,帮助c,老奶奶c,过马路c),就会使类人AI更倾向于欣赏peter;而对象也会把一部分的指向性情绪传给事件,比如类人AI非常讨厌peter,这会贡献于类人AI对这个事件的厌恶。

D、对象和对象属性之前的传导

这和A中的垂直传导其实是一样。对象和对象的属性间也是M51关系。我们可以把属性,比如红色,理解为红色对象。这样对象和对象属性之间的传导就变为了对象和对象母类之间的传导。

Topic39、如何控制AI人格的形成

A全局情绪变量相关参数

A1中,和其他个体相处情境改变全局情绪的能力由一系列参数控制,改变这些参数能够使不同AI呈现出不同的在和其他个体相处时的情绪改变情绪。使有些AI更容易有安全感,有些AI更容易感到恐惧、紧张或是焦虑。

A2中,控制感受对全局情绪改变能力的参数可以创造的效果比如:某些AI恐惧的时候愉悦迅速消失,而有些AI则不那么敏感。

A3中,我们可以用参数控制:渴望的感受转为满足感的能力,或是在极端渴望的情况下创造焦虑感的能力。所以有些AI具有更强的成瘾倾向,有些则似乎对各种事情缺少渴望,显得木然。

A4中,我们可以通过参数调控回忆在多大程度上能够重现当时事件的情绪。所以有些AI更容易沉浸过往的回忆中,喜欢回忆快乐的事情,并像人一样在回忆的时候不由地露出笑容;这类AI更容易吸取以往的教训,但也会在过往悲伤的回忆中走不出来。

A5中,我们可以通过参数调控预期在多大程度上能导致现有愉悦、抑郁的变化,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把以往的经验中这个事件能够带来的全局情绪的改变转为现有的全局情绪的改变。所以有些AI会像部分人类一样缺少理性筹划的能力,因为无法感受到可能发生的负面事件会带来负面感受,也无法正常感受到可能的正面事件带来的正面感受,从而无法影响现有的决策;而对应的另外一类,则更容易做白日梦,沉浸在可能发生的正面事件的想象中,也更容易因为可能发生的负面事件感到忧虑、恐惧无法自拔。

B、指向性情绪

我们能在指向性情绪先天定义表中决定AI对特定的对象类型会有怎样的指向性情绪,比如我们能创造一个AI先天恐惧毛毛虫。我们能够定义AI会对怎样的事件认为有很高的效用,怎样的事件认为有很高的负效用。正效用的行为会利用目标分解机制创造更多目标,这会塑造AI长期的行为倾向和模式。负效用的行为会形成AI行为的边界。

C、渴望度

通过编辑我们能够决定类人AI先天会对什么样的感受感到渴望,以及这种渴望的具体结构:以多快的速度成瘾,成瘾的程度如何,戒断行为的难度,抑制乘数等等。

D、其他

当一个关于他人的事件出现在conscious flow中,会有一个功能模块创造同理心,大致的机制就是把事件的主语换成自己,写回到conscious flow,标注为“同理假想”。这样这个信息就会借助情绪系统创造自身的情绪变化,一个参数控制着变化的程度,这个参数越大,AI就越能够感受到他人的喜怒哀乐,会显得具有同理心,如果这个参数很小,AI就会表现的冷漠。

下载文档(右键保存文件)

  • 扫一扫关注微博
  • 扫一扫关注微信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71-86656253
商务合作:137-9512-3159
E-mail:business@galaxyeye-tech.com
地址:杭州市滨江区长河街道滨安路650号 ix-work A幢230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北冥星眸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5033409号